还可以提升公交司机队伍的文化素质
2021-01-07 20:27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凌晨5时30分,903路公交车驾驶员彭显银出门上班。在始发站,彭显银接过任务牌,当日他要开车从桃子湖路到望城汽车站往返3.5个来回,共245公里,工作时间预计15个小时。

“不仅仅是钱的问题。”该负责人说,比如,北京公交车公司开出“每月8000元、每日工作8小时”的待遇,广州公交车公司开出“每月5000元、每日工作8小时并提供住房”的待遇,但仍招不到人。

早上人流量大,车队几乎每5分钟发车一趟。清晨6时30分,车上已有近十名乘客,彭显银上车发动,打开刷卡机和仪表。他将一个泛黄的水杯放在脚下,起床后一口水未喝的他仍不敢喝水。

到了世界之窗站,车上仅有的几名乘客都已昏昏欲睡。等红绿灯时,40岁的驾驶员陆师傅拿出风油精抹在太阳穴上,用大拇指揉了揉,舒缓一下疲劳。陆师傅说,开公交车必须精神高度集中,但线路过长易造成驾驶员疲劳,特别是下午1时到3时,即使开了十几年的老司机也难免犯晕,这时只能喝浓茶、抹风油精促使自己摆脱疲劳状态。

10年前,想当公交车司机,是要“找关系”、“开后门”的,当时驾驶员是个美差,拿a证的驾驶员想开公交车还要排队,招聘完全是优中选优。然而,现在的情况却大不相同了。“公交车驾驶员劳动强度大,工作时间长,加之社会地位不高、收入普遍偏低,导致行业难以注入新鲜血液。”长沙市公共客运管理局相关负责人说。

上午8时25分,公交车抵达终点站。趁5分钟的洗车空隙,彭显银一路小跑到一家面馆,要了一碗5元钱的肉丝面。刚跟店内其他同行打完招呼,老板便利索地将一碗冒着热气的面端上了桌。彭显银顾不得吹凉,夹起面就往嘴里塞。正在这时,一名中年妇女拎着个大袋子向他跑来。彭显银介绍,这是他爱人,袋子里面装的是他的中餐和晚餐。

“主干道上公交车线路特别多,加重了高峰期的拥堵。”一名乘客称。记者发现,在铁道学院站,途经该站的公交车线路达到23条,公交车需从道路最右边的专用道进站。高峰时段,同时进站的公交车达到8台以上,因此公交车无法及时出站,之后赶到的公交车只能依次排队,最长时从铁道学院站排到了桔园立交桥附近,单边达到3公里长。

“未来,将每半年对全市公交线路进行一次调整优化。”市交通运输局相关负责人表示,对公交线路的调整优化,既能方便市民出行,也能减轻公交车驾驶员的压力。今年,长沙将新增、优化、改造30条公交线路,优化比例占目前长沙公交线网的20%以上。比如龙骧巴士168路公交线,已在本月根据“截弯取直”的原则进行了线路调整。调整后,线路单程缩短了4.7公里,缩短后单程长度为26.9公里,在一定程度上能够缓解驾驶员的疲劳。

前日下午6时,李师傅驾驶的703路公交车就被堵在韶山路上动弹不得,车内的乘客开始聒噪起来。李师傅右脚像弹钢琴一般,不停地在油门和刹车之间转换,公交车一点一点往前方挪。“看来,这个单边又没法在两个小时完成了。”20分钟过去了,车仍被堵在东塘北站,李师傅长叹一口气。他在703路工作了4年,703路单边长33公里、设有64个站,最难开的就是晚高峰的这一趟,比平常要多花一个小时,“其实司机也一样急,但路面状况步步惊心,如果出了事故,更加不好”。

随着长沙城市规模扩大,公交网络和公交车辆相应增加,对驾驶员的需求也越来越大。如今,湖南巴士负责招聘驾驶员的负责人忧心忡忡,因为今年以来,公司一个驾驶员都没招到,还相继离职了55名驾驶员。

“用才还需爱才,短期内最关键的,是改善公交车驾驶员的工作环境和心理环境。”一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表示,目前公交车驾驶员的收入与趟次、营运收入、油耗指标等挂钩,势必会让驾驶员以牺牲身体健康为代价。对于驾驶员,应该出台合理的轮休制度,以缓解其身体疲劳和压力,减少因伤病造成的人员短缺;提高工作在一线的公交车驾驶员的待遇,在兼顾平衡的前提下,多对驾驶员岗位倾斜;针对工作上出现微小纰漏的驾驶员,多采取“重教育、轻处罚”的原则,积极保障驾驶员的正当权益;完善公交车首末站和停车场的配套设施,定期给驾驶员做安全健康体检。

这个夏日,在长沙近150条公交线路上,5000多名公交车驾驶员顶着酷暑,驾驶5300余台公交车为市民服务,几乎是每名驾驶员要负责一辆公交车。

“公交线路应以组团内服务为主,跨组团服务应多采取地铁等其他公共交通链接。”胡列格说,目前长沙公交线路实施的“一价制”,导致公交车企业的成本越来越高,驾驶员的待遇也被变相降低。其实,根据长沙板块来看,公交车应该在组团与组团之间采取枢纽换乘的方式,减轻驾驶员长距离、长时间工作的负担。

前日下午1时,501路公交车。虽然放下遮阳板,太阳还是炙烤着驾驶座。

根据长沙市公共客运管理局提供的数据显示,在长沙还有不少和501路一样设置里程较长的公交车线路。其中,公交线路单边路程超过30公里的就有14条,包括66路、143路、402路、501路、701路、703路、704路、801路、802路、805路、807路、808路、809路、903路。

“这一职业已陷入一个恶性循环。”湖南巴士相关负责人说,在人员紧缺的情况下,公交车公司不得不降低公交车驾驶员的配比。一台公交车正常情况下应配备两名驾驶员,而现在的配比仅为1:1.6,如此势必会加大驾驶员的工作强度。而工作强度越大,驾驶员就越发不愿意干下去。

“30公里以上的公交线路,跑一个来回至少3个小时以上。”湖南巴士公司相关负责人说,线路越长,堵车也更容易遇到,公交车司机的压力也越大。这些单边路程超过30公里的公交线路,几乎都会经过如韶山路、芙蓉路、东二环、劳动路等城区拥堵路段。一旦遇到早晚高峰路上拥堵,一个来回甚至可能需要6个小时。“在如此长的路程和时间内,公交车司机要一人全程驾驶,精神高度集中,对身心都是一种考验。”这位负责人说。

胡列格曾在香港待过一段时间。他认为香港与长沙公交的明显区别,是社会对公交车驾驶员的认可度。这种认可度包括收入待遇、社会地位、工作环境等。比如公交车的路权,香港的公交车数量虽然不多,却享有绝对的道路优先权,公交车专用道严禁社会车辆行驶,给驾驶员提供了一个良好的工作环境。然而,目前长沙公交车专用道未形成网络,处罚措施不够严格,社会车辆随意占用公交车道,这加重了公交车驾驶员的工作压力。

作为国家首批“公交都市”建设试点城市,长沙公交已驶入发展快车道。伴随着公交发展,驾驶员短缺的矛盾也日渐突出。从某种意义上讲,如果无法解决好这一矛盾,将可能成为打造“公交都市”的瓶颈或羁绊。

交通专家、长沙理工大学教授胡列格认为,公交车驾驶员的应聘门槛较高,需持a证的驾驶员才能应聘。而a证的培训周期长、花费大,是驾驶证中的最高水平,但在公交车行业中,其所对应的工资、待遇却不在较高水平。因此,驾驶员难免会对比同类的长途客车、货车司机等职业,选择性地流向工资更高、福利更好的职业。

今年28岁的公交车驾驶员吴鸣表示,他之所以选择918路线路,是因为该线路从望城汽车站开往汽车西站,一个单边仅需一个小时左右,工作强度适中。不过,目前仅仅只是过渡期,在未来两年内,他会考虑转行。

彭显银家住望城,在903路车队工作已有7个年头。由于始发站桃子湖路口没有停车场,他只能将车停在长沙汽车西站,并在附近租了一个单间居住。昨日,彭显银要出早班,他提前半个小时将车开到始发站。

“目前全市有5000多名公交车驾驶员,然而这个数字只是实际需求量的一半。”长沙市公共客运管理局相关负责人表示,公交车驾驶员数量连续三年负增长,无疑给公交企业雪上加霜。

如今,公交车调度站取消了食堂,司机们为了省钱,都是从家里带饭,饭是前一天晚上做好的。上午10时,司机邓师傅急忙跑进调度室,从冰柜里拿出饭菜,用微波炉加热。从这个时间至下午3时,903路公交车调度站内的微波炉都要不停地工作。经过冷冻、加热,米饭已没有了原有香味,青菜也变得焦黄,吃起来“如嚼蜡一般”。

就长沙来说,公交车司机每月收入在3000元至4000元之间,也有的超过5000元。但是,如今就业方式灵活,同样是赚这么多钱,人们更愿意选择相对轻松的职业。为此,公交车公司只能到益阳、常德、邵阳等地的农村招人,条件仅要求会开大客车,对素质没有过多要求。

如果按1:2的标准配备司机,长沙实际需求公交车司机1.1万人左右。然而,目前长沙公交车司机却只有实际需求量的一半左右,且呈现连续三年负增长的趋势。从“挑人来”到“请人来”,公交车司机这个曾是人们排队争抢的“金饭碗”,为何如今大家却不愿捧了呢?专家表示,公交行业的发展在于人,解决好车足人不足的矛盾,将成为长沙打造“公交都市”的关键。

“如果碰到堵车,车辆到站后又得连续跑,根本没时间吃饭。”邓师傅说,以903路为例,一个往返至少3个小时,如果上午10时不吃中饭,就至少要等到下午1时才能吃得上。一般情况下,司机会趁进站休息的10分钟吃饭。但如果是晚高峰,司机就只能饿着肚子,或者把饭带到车上,在等红灯的几十秒里往嘴里扒几口。

“从长远来看,可以尝试订单式培养模式,增加公交车行业的新鲜血液。”一位业内专家说,公交车行业可以借鉴火车司机等特殊行业的培养模式,借助省内专业对口的大专院校的力量,专门培训专业或半专业的公交车驾驶员。这样既可以解决大学生的就业问题,又可以缩短驾驶员的培训周期,还可以提升公交司机队伍的文化素质。

“政府应加强对公交车驾驶员的支持力度。”胡列格说,这种支持力度不仅针对现有的驾驶员,还应该惠及未来的准公交车驾驶员。公交车驾驶员的培养应该比照其他行业,比如机械行业从业人员的培养,政府在政策、资金上都给予了很大的支持,但目前公交车驾驶员的培养并没有相关支持,造成行业后继无人的情况。

据了解,长沙公交车司机平均工作时间在15个小时左右,但并没有专门安排就餐时间,司机只能见缝插针地解决。公交车司机就餐无法做到按时,更谈不上慢慢吃,常常5分钟就解决一顿饭,随后匆匆上车。因此,胃病成为了大多数司机都有的职业病之一。

“现在几乎没有85后的驾驶员”,在如今长沙公交车行业,驾驶员年龄断层愈发明显。其中,38岁至48岁之间的驾驶员占了80%,而1985年以后出生的驾驶员不仅少,而且许多是由家长安排入职公交的,面对职业的辛苦和社会的诱惑,这些年轻驾驶员干不上几个月就选择跳槽或辞职。

“尽管如此炎热的天气,行车途中我也不敢尽情喝水,哪怕再渴也只是小抿一口润润嘴唇,万一尿急也只能忍着。”彭显银说,桃子湖路口到望城汽车站单边长35公里、停靠65个站,不堵车也要1.5小时。途中没地方也没时间上厕所,“总不能让乘客在车上等司机吧”。

Copyright © 2003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pfizerrnai.com重庆市合川市玉络机械租赁有限公司 - www.pfizerrnai.com版权所有